(总书记的深情牵挂——来自贫困乡村的精准脱贫故事)

宁夏泾源县杨岭村—— 荒山变绿产业兴 青砖蓝瓦新居起

好日子是通过辛勤劳动得到的。发展产业是实现脱贫的根本之策。要因地制宜,把培育产业作为推动脱贫攻坚的根本出路。

——习近平 

路况好,汽车驶离宁夏固原市区半小时,蓝天白云下,那个三面环山的小村庄若隐若现。

这是2016年底后,我们第二次冬访泾源县大湾乡杨岭村。两年多过去,杨岭村跟记忆中的样子已大不同。

习惯农闲猫冬的村民们,眼下特别忙:几处农家乐正在装修;整齐划一的现代化牛棚里,工人开着饲料车忙忙碌碌;村道上,电缆入地正在施工……

产业兴旺的喜悦

“好想告诉总书记,我2016年底已经脱贫了,高中失学的大女儿还去技校学习了护理”

一下车,杨岭村党支部书记陈国鹤迎上前来,“看杨岭村的变化,请跟我从村史馆开始。”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2016年7月1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杨岭村考察的大幅照片。再往里走,一幅幅照片,一件件实物,讲述了这个小山村的沧桑巨变,特别是近两年来的喜人面貌:泥泞的村道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水泥硬化路;村后原本光秃秃的小山坡覆盖了浓郁的绿色,山脚下是五颜六色的花海;低矮的土坯房没有了,白墙青砖蓝瓦的新居拔地而起。

一张数据图显示:2017年,杨岭村人均收入达到8631元,比2016年增加近2500元。

“在杨岭,总书记告诉大家:好日子是通过辛勤劳动得到的。发展产业是实现脱贫的根本之策。要因地制宜,把培育产业作为推动脱贫攻坚的根本出路。”陈国鹤说,“牢记总书记殷殷嘱托,杨岭这两年蒸蒸日上!”

在村民马科家,我们看到了一个产业脱贫的样本。

“总书记来我家时看得认真,问得仔细,走进厨房掀开锅盖看吃些啥,撩起床单摸摸大炕结不结实。总书记鼓励我好好干,脱贫致富,还叮嘱我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马科清晰地记得总书记来时的每个细节。

近年来,泾源县引导农民养殖安格斯肉牛。与当地原有的黄牛相比,这种牛育肥快、肉质佳、售价高。每个贫困户可通过政策贴息贷款,获得两头基础母牛。群众给它起了个名,叫“发财牛”。

“好想告诉总书记,我2016年底已经脱贫了,高中失学的大女儿还去技校学习了护理。”马科也养了“发财牛”,再加上务工、各类综合补贴,年收入超过4万元。

走进村民马克俊家,主人直接招呼我们进屋上炕。大炕一侧墙上,挂着大幅照片,定格了总书记与马克俊促膝交谈的时刻。“在我家牛棚里,总书记详细问了牛的品种、牛棚的情况、养牛的收入,还说当年在陕北也放过牛。”

养牛,也是马克俊致富的路子。2017年养的6头牛,2018年卖掉3头,挣了将近两万元。

不过,不管是在马科家,还是马克俊家,牛却不见了踪影。被这些老乡们视若珍宝的牛,去哪了?

产业升级的图景

“信心足了,市场成熟了,品牌也出来了”

原来,村民们养的牛,很多都托管给村里的养牛大户马克明集中饲养了。

跟着马克明上后山,现代化的牛棚里,不光养着安格斯肉牛,竟然还有牦牛。

马克明是杨岭村的养牛大户,2016年养牛已经超过200头,不过要是跟今天的规模比,那可真是小巫见大巫,“这个现代化牛棚里,目前养殖640多头。”

2017年以来,马克明的育肥牛产业规模越来越大,“信心足了,市场成熟了,品牌也出来了。2018年出售肉牛700头,实现营业收入806万元。”在政府的支持下,老马大规模增加了安格斯牛,并且试水牦牛生态养殖。

村民将自家的牛托管给马克明的企业,每年一头牛保底分红960元,不仅挣到了无风险的收益,而且还能省出人力去务工。两年来,马克明已经托管了近百头牛。

2018年,马克明和宁夏大田新天地生物工程公司强强联手,进行股份制合作,计划两年内让养殖规模上千头。

不仅仅是大田公司,两年来,越来越多的企业“抢滩”杨岭。

新疆天山牧业来了,为杨岭的草畜产业规划出了一条高端养殖的品牌之路;中国建材集团带着资金来了,对口帮扶杨岭村;江苏绿岩公司带着技术来了,在杨岭种下千亩花海和观赏性彩色牧草……

踏着积雪,走上后山,山腰处便能俯瞰杨岭村全景。

30多公里新修的旅游观光大道,北接固原青石高速,南可直达六盘山,“如果夏天来杨岭,看到的更漂亮,花田花海种植了各类花卉。有了旅游环线公路,既可步行参观,也可自驾游览。”陈国鹤介绍。

产业的进入,直接改变了村民们的生产生活方式。改厕、改厨、改围墙,曾经脏乱差的村容村貌,正在绽放新颜:人畜共居一院的情况很少见了,养殖集中进厂;土地集中流转,村民们用自家的牛和土地入股产业合作社,既能外出务工,也可就近劳动。

头脑灵活的村民,开始琢磨如何参与乡村旅游。马克俊和马科家的牛棚,如今改装成了茶馆,每年5月到10月,顾客盈门。

产业兴旺的底气

“杨岭正在改变,不仅仅是村子的面貌,更重要的是人的精神面貌”

当我们和村干部们围着火炉促膝长谈,才知道,杨岭的改变绝非一蹴而就。

两年多来,杨岭村转型发展加速,道路改建扩建、土地集中流转、养殖品种多元化……当古老的农村碰撞到新发展理念,不仅仅有激情的火花,也有不少矛盾。

为了拓展旅游道路,杨岭村在2017年集中征地拆迁,有些村民一时不愿接受。村委会主任贺殿全告诉记者:“我的一个舅舅在拆迁用地上不肯退让,我和陈国鹤就到他家里讲政策、讲道理,最后,舅舅终于同意了。”

磨破嘴皮子还是不行咋办?“那就让村民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村党支部副书记马生文说,几年来,村里和县乡组织村民特别是德高望重的老人们,到福建、甘肃、陕西以及宁夏区内发展好的村子参观,那里快速发展的新农村给杨岭村民触动很大。

“当初要征我一亩多好地,怎么也想不通,后来去厦门青礁村看到人家那变化,我就想,那一亩多地算个啥?”殷德虎不仅同意征地,还准备把自家小院改造成农家乐,好好干一场。

“杨岭正在改变,不仅仅是村子的面貌,更重要的是人的精神面貌。”陈国鹤坦言,观念还要继续转变。“杨岭村产业要有更大发展,必须吸引更多年轻人返乡,村子需要他们的见识和活力。”

“杨岭的发展,是泾源脱贫攻坚的代表和缩影。近年来,泾源坚持把草畜、苗木、旅游、中蜂、劳务等作为经济发展和脱贫致富的主导产业,通过规模化迈向专业化和精品化,仅仅草畜产业,便能实现农户增收10%以上。”落实闽宁协作机制,从厦门海沧区来泾源挂任县委常委、副县长的陈忠义说。

离开杨岭村时,马生文再三邀请我们夏秋时节再访杨岭,“到时候,杨岭的变化会更大更美,更有活力!”

延伸阅读

党的十八大以来,宁夏回族自治区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扶贫工作的重要论述,着眼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着力推进脱贫攻坚工作。坚持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基本方略,沉下心来,稳扎稳打,坚持时间服从质量,在精准、稳定、可持续上下功夫,坚决克服盲目乐观、急于求成、层层加码的倾向。严格落实五级书记抓脱贫工作责任制,聚焦“五县一片”和170个深度贫困村,统筹实施“五个一批”工程,建立支持贫困地区发展长效机制,推动资源要素向贫困地区聚集。实施贫困村提升工程,增强贫困地区和贫困群众自我发展能力。2018年,全区所有行政村通硬化路,所有自然村均已通动力电,贫困村光纤网络实现全覆盖,村卫生室标准化建设全覆盖。

编辑:姜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