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梦·践行者】老年大学“学霸”:晚年圆梦 学而不倦

老年人只会在路边下象棋、打麻将?老年人落伍、跟不上时代?这也许是你对广州老年人的误解。广州的老年人在退休之后,依然保持着旺盛的学习热情。

他们不仅会用电脑软件制作电子相册,还会制作H5,也有人可以阅读英语原版《哈姆雷特》。很多老人已经在老年大学“寒窗苦读”十多年,依然每天坚持去听课。学完一门课程毕业后又重新报名,继续学习或换门课程再学。有人拿了3本结业证书,却依然不想毕业。

老人们告诉记者,他们在老年大学读书如此全情投入,是因为年轻时错过了太多大好光阴,现在想圆自己的大学梦。“活到老,学到老。”

人物档案:吴莉莉

年龄:69岁

退休前职业:广东省百货公司干部

老年大学“学龄”:14年

今年69岁的吴莉莉穿着一件红色上衣,戴着墨镜,十分时尚,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年轻许多。她的生活方式十分新潮。除了经常到国外旅游,她还会用“会声会影”自己制作视频相册、制作H5,还会用PS、美图秀秀进行图片加工。“我主要是心态好,所以看起来年轻,腹有诗书气自华嘛。”吴姨笑着说。

如今,每周一三五到广州市老干部大学上课,成了她退休生活最大的精神寄托。

圆了40年前“大学梦”

吴莉莉的老家在上海,家境殷实,是家中的长女。上世纪60年代,随着知青上山下乡运动,吴莉莉也被分配到江西寻乌的大山中干农活,也错过了自己的“大学梦”。上世纪80年代她来到广州,进入广东省百货公司上班。

“我从小就喜爱诗词和文学,初中时读的是上海的知名初中,即便没有上大学,后来参加工作,在单位干的也是笔杆子的工作,帮忙写财务报表,写总结报告。”但没能上成大学,一直是吴莉莉的心结,挥之不去。她说,在人生最好的时光,她在赣南的基层工作,整天忙着写总结报告、发言材料,一直没有机会进入大学校园。“我有时路过大学校园,看到年轻的大学生穿着漂亮的裙子,背着书包,夹着书本在校园里走过,真的好羡慕他们。”吴姨长叹了一声说。“如果我上了大学,说不定和你一样,也会当一名记者呢。”

于是,2004年,退休后的第二天,她便来到位于中山七路的广州岭海老年大学。当时她想报考古诗词专业,结果名额满了,她便“厚着脸皮”跑去听古诗词课程。刚好一位老年学员去了香港,吴莉莉便顶了她的位置。没想到,才听了几堂课,她就迷上了古诗词,从此一发不可收拾。2008年,当教授古诗词的那位名教授去世后,吴莉莉又来到位于下塘西路的广州市老干部大学,继续学习古诗词。

“我上老年大学的目的不是为了拿学位,而纯粹是兴趣。更重要的是圆梦,把我过去曾经错过的大学梦圆了。”吴莉莉说,女儿和老伴都非常支持她上老年大学。为此,老伴还主动承担起了接送孙子和给全家做午饭的任务。

14年拿了3本结业证

吴莉莉对上课甘之如饴,不管天晴下雨,风雨寒暑,她从不缺课,也从不迟到。从她居住的江湾路小区到老干部大学需要40多分钟的车程,还要换乘一次公交车,但她依然乐此不疲。“我们那个年代的人,对学习知识的饥渴程度你们是想象不到的。”吴莉莉说,相比很多老人喜欢在小区找人下象棋、打麻将,她更喜欢到老年大学上课。

吴莉莉经常在朋友圈晒出她参加各种诗词学会的学术研讨活动,以及京剧赏析会的现场活动照片,这让小区的老人们都羡慕不已。“我觉得这比晒在外地旅游的照片高了一个档次。”她笑着说。她的手机中还珍藏着一张2012年与京剧大师梅葆玖的合照,原来,她和梅葆玖是上海一所中学的校友。每当她把这张照片给同龄的老人展示时,总能引来羡慕的目光。而在今年7月,将会有国家著名的古诗词大师来广州授课,她有机会到现场旁听。这让她满脸兴奋。

14年“寒窗”,吴莉莉也有了满满的收获,她先后学习了近10个专业的课程,包括声乐、舞蹈、电脑制作、摄影、乐器、书法等,先后拿了3本结业证书。在她书房的纸箱里,堆满了各种荣誉证书。

吴莉莉说,每次到老年大学,和年龄相仿的同伴在一起交流,尤其是和诗词方面的专家教授讨论诗歌创作心得,这让她觉得自己还很年轻,并没有被这个社会淘汰,依旧和这个社会的脉搏一起跃动。“现在是一个信息时代,很多人觉得老年僵化、封闭、跟不上时代,但我想告诉大家,广州的老人不是这样的,他们对新鲜事物的接受能力很强,也很愿意学习,活到老,学到老。”

多首古体诗被刊物发表

“古诗词非常讲究韵律,要讲究押韵,所以,我每创作一首古诗词,都要反复修改好多次。”吴姨边说边到书房翻出自己的诗集。其中一首《途经从化流溪河畔》写道:清凉鸟道盘山领,滴翠流溪入眼中,虽是岸梅香雪扫,飞泉百丈例称雄。

自从迷上写古体诗之后,吴姨更是“啃”起了古典诗词的“大部头”。广州图书馆如今可以一次性借阅15本书,她经常去借回很多“大部头”,看书看到深夜。丈夫有时半夜起来,发现她还在灯下奋笔疾书。“有时候已经躺下了,脑中闪过一个句子或一个词,又起身点亮灯,拿笔记下,生怕第二天忘了。”

至今,她还保留着一个习惯,随身带着一个小本子,凡是想起好的词句,都会第一时间记在小本子上。虽然是业余写诗,但吴姨对自己的诗歌要求很高,颇有“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的执着,有时,为了一句好诗的下半句,她愁眉苦脸,茶饭不思,把自己关在书房几个小时。甚至偶尔连一旁的丈夫都有些“看不过去”了,劝她说:“你又不是专业诗人,有必要这么较劲吗?”而当她突然想出一个妙句,则又喜不自胜。

吴莉莉还经常参加全国各地的老年社团组织的诗词创作活动。迄今为止,她先后写出古诗词上千篇,广州和国家级的不少期刊、报纸上都有刊载她的“大作”。吴姨准备出一本诗集,将自己这十多年来从事古诗词创作的诗歌都收集在一起。

“从事诗词创作的都是性情中人,对生活要观察细致,做生活的有心人。”她的心得是,如果对生活缺乏激情,是不可能写出好诗歌的。“所以,写古诗词让我变得年轻。”

编辑:姜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