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盲道很“忙” 盲人:盲道上“陷阱”太多不安全

2017-12-25 16:33 来源:大河网
选择字号: T | T

    (记者 李帅)核心提示|“我完好的双眼,却为何看不到他们。”在前几日的一次采访中,一名郑州市民向本报记者提出了一个疑问,为何三年步行上下班,没有见到一位盲人朋友,他们都去哪儿了呢?

    根据2010年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数据,中国盲人824.8万,低视力人群6727.4万。盲人很多,为什么我们日常生活中却很少见到?

    疑问

    走盲道三年为何见不到一位盲人

    12月19日上午7时,在郑州市东明路上,25岁的小周从家里出来后,刚走到路边的人行道上,便忍不住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脚步也慢慢拐上了盲道。一路上,除了过路口,他几乎没有抬头;就算是等红绿灯时,他也时不时低头看会儿手机。途中,他有两次差点撞到盲道上停放的电动车,让跟随在他身后的记者都忍不住捏了一把冷汗。事后,当他发现记者跟随时,还狡辩着说,他这是在体验盲人出行的感受。

    小周是一名厨师,每天上班,他都是从租住的房屋走到工作的酒店,路程两千多米。在这段路上,他大多时候会边走盲道边看手机,用眼睛的余光观察盲道上路况。用他的话说,盲道可以指引他的行走路线,他的双脚已“锻炼”得非常敏锐,脚下直线是直行,遇到凸起的圆点就是转弯。

    此外,他也时不时观察盲道上是否有盲人出现,但3年的上下班途中,他却没有见到过一名盲人。

    “我也是纳闷了,在人行道上,可能会没有注意到周围的盲人,但为啥一直在盲道上走,也没见到过盲人呢?”小周说,他现在已经习惯在盲道上走,并习惯观察盲道上是否有盲人。“我也想帮帮遇到的盲人朋友,可是我完好的双眼,却为何看不到他们。难道是我出门的时间不对?还是盲人朋友都不出门?”

    心声

    他们不是不想出门,而是不敢出门

    12月20日上午11时许,在郑州市大学路导盲犬阳光之家盲人按摩服务中心内,记者见到了几名盲人朋友。此时,他们中有人正为市民做按摩,有人在厨房中做饭。今年52岁的陈强,是这个按摩店里的盲人按摩师之一。在他两岁时,因发高烧将眼角膜烧坏,再加上当时的医疗条件限制,以致他从两岁失明至今。如今,他手中的盲杖就是他出门的眼睛。

    为什么日常生活中很少见到盲人?当记者向陈强提出市民的这一疑问后,陈强叹了口气说,不是他们不想出门,而是不敢出门。虽然,路上有盲道可供盲人出行,但盲道上的“陷阱”太多,不安全。之前,他在老家开封,就曾差一点掉进盲道上一个没有窨井盖的窨井。“当时,我的一只脚已经踩空,马上就要掉进去,好在有位好心人及时拉住了我。”

    听到这里,旁边的另一位盲人按摩师靳国权也忍不住说:“去年,我在郑州黄河路的盲道上摔骨折,打了一年的官司,才赔了两千块钱,现在我基本上不怎么敢出门。”

    不仅靳国权在盲道上受过伤,就连正在做饭的盲人按摩师赵万福也在盲道上吃过亏。据赵万福说,半个月前,他出门买馍,被盲道上的电线杆斜拉线挂着了脖子,虽然不是很严重,但脖子上火辣辣地疼了好几天。“我们也很想出去转转,去小公园晒晒太阳,但路上有太多不安全因素,所以我们能不出门,就不出门。”

    此外,陈强还告诉记者,有一次,他出门买东西,用盲杖边敲边走,结果不小心敲到了盲道上的一辆车。车主下车后就开始骂人,如果不是有其他市民站出来为他说话,他当时真不知道该怎么办。虽然这件事已经过去好久,他自己也说已经不记得当时的话有多难听,但这件事使他难过了好久,他也很感激那位帮他说话的市民。

    对此,中国盲人协会副主席、河南省盲人协会主席田超称,根据他们最近的一次盲人普查,郑州目前有7.64万盲人。出行不便、交通不便是很多盲人朋友不愿出门的原因。

    现场

    线杆、隔离桩……街头盲道“陷阱”多

    在郑州街头,几乎每条道路的人行道上都设有盲道,但这些盲道,要么被机动车、非机动车给堵住,要么就是被电线杆、隔离桩占据,或者严重磨损,甚至出现“断头”路。采访中,有多位受访的盲人朋友表示,盲道上的“陷阱”太多,还不如不走。

    走访中,记者也在郑州街头看到很多盲道上的乱象。如:在郑州市康复前街、政七街等路段,有电线杆直接竖立在盲道上;在黄河南路上,有隔离桩直接设在盲道上;在东明路、红专路等多条道路上,盲道被机动车、非机动车截断、堵死;甚至部分路段的临街商户还将盲道当成了隔离线,将脏兮兮的垃圾桶放在盲道边上……

    试想一下,假如我们失去了光明,走在这样的盲道上,又会发生什么?如果,您站在人来人往的街头,或站在公交站等公交车,闭上双眼体验失明的感觉,您就会发现仿佛整个世界都变得极不安全,四周充满了嘈杂的声音和未知的不安。即使在闭眼前,您已经知道前边的路十分平坦,或者知道该如何登上公交车,但依然会胆怯,不敢前行。

    建议

    希望盲道能真正发挥作用再多加些语音提醒

    受访时,盲人朋友们都表示,希望盲道能够真正发挥作用,希望盲道上的“陷阱”能够少一些,设计也能更合理一些。尤其是一些盲道断开的小路口处,能加一些语音提醒,让盲人能安全通过。其中,受访的盲人朋友张师傅说,能否在十字路口的斑马线上也设置盲道,让路口两边的盲道能连在一起,这样就可以使盲人在通过路口后能继续走上盲道。

    另外,受访的盲人朋友陈强也说,能不能在红绿灯路口处设立语音提醒,让盲人能安全过马路,而不是听到旁边的人往前走,就跟着一起闯红灯。

    此外,中国盲人协会副主席、河南省盲人协会主席田超也表示,盲人出行主要是依赖公共交通,如果能在城市红绿灯路口处设置盲人过马路的语音提醒,并尽快安装公交导盲系统,不仅可以保障盲人出行安全,还能更加方便盲人的交通出行。

    注

    根据中国残疾人实用评定标准(试用)条例,视障者的残疾分为四个等级,分别为:一级盲(一级视力残疾),二级盲(二级视力残疾),一级低视力(三级视力残疾),二级低视力(四级视力残疾)。为便于描述,报道中将盲与低视力统一用“盲人”表达。

[ 责任编辑:张琳 ]

新闻24小时热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