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上的“隧道尖兵” “零下41度”造中国品牌

2017-05-19 13:15 来源:中国青年网
选择字号: T | T

    编者按:绵长的丝路,诉说着古老先人的智慧、包容与开放,叙述着沿途的风霜与故事。“一带一路”倡议,是古代与现代的交融,是中国与世界沟通的桥梁,在这条神奇的路上,青春的印记如此鲜明,时代的号角时刻长鸣,期待与希望永远在路上!

    “一带一路上的青年之声”系列报道⑦

    “我们干的是小活儿,却是大把式。”面对采访,中铁隧道一处乌兹别克铁路隧道出口项目台车司钻班长刘文进操着浓浓四川口音如是说。

    刘文进曾参加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境内安琶铁路卡姆奇克隧道的建设,与他一起参加这条隧道建设任务的中铁隧道集团海外建设兵团平均年龄只有26岁。这群年轻人,担负着出口4500米的施工任务。

    如今,这条纵贯乌兹别克斯坦东西的单线电气化铁路已经通车。在西起塔什干州安格连市、东至纳曼干州琶布市,全长129公里的线路中,全长19.3公里的卡姆奇克隧道是全线的重中之重。

    作为新“丝绸之路”经济带重要组成部分,“一带一路”建设上的重要先期工程,这条铁路对中乌两国政治经济关系具有重要战略意义。

    “拿进度说话是我们的唯一选择。”刘文进表示,第一次出国干工程,他和他的年轻团队丝毫不敢懈怠。他们深知:项目成败关乎中国品牌。这第一脚能不能踢好,对企业以设计施工、机电安装总承包模式第一次走出国门具有重大意义。

    从最初的新奇、陌生到如今的沉稳、老练,作为海外项目的亲历者和见证人,“品牌观念”让刘文进和工友们深知使命重大。

    业精于专,突破极限创佳绩

    修建隧道最大的阻碍来自于当地复杂的地质条件。

    “在卡姆奇克隧道的修建过程中,一直伴随着大规模的强烈岩爆现象。”中铁隧道集团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兼乌兹别克斯坦安琶铁路隧道项目经理周校光在乌兹别克斯坦负责援建工作已经有四年,对当地的自然环境与地质条件了如指掌。

    他向记者介绍,所谓岩爆就是在隧道开挖成型后,围岩自身无任何预兆地发生爆破弹射甚至坍塌的危险地质现象。“这种恶劣地质占了隧道全长的70%!这对隧道施工安全、进度和成本都带来极大威胁。”

    周校光介绍说,铁路隧道出口正洞采用两臂凿岩台车配合机械湿喷手进行开挖支护全工序作业。台车班的主要任务是钻眼、装药、爆破。随着一车车爆破石渣运出,隧道洞身不断延伸。

    提升钻眼质量和爆破效果,是实现快速掘进的决定因素,也是最初摆在所有人面前的棘手难题。高危险系数的施工作业,更要求工友们练出过硬的“看家本领”。

    台车操作手李志军是“半路出家”。为精准掌握司钻技巧,他放弃了许多娱乐生活,总是一个人静静地呆在宿舍翻阅相关书籍。同事们常开玩笑说,在异国他乡,“专业书”才是他最好的伙伴。最终,经过长期摸索,李志军对钻眼深度、步眼间距在不同围岩下的技术参数了如指掌,保证了爆破的最佳效果。

    司钻手刘航当时只有23岁,这位来自河南的小伙子骨子里有着家乡人的执着和勤劳。初来时还是学徒工的他勤奋好学,很快上手,在掌子面钻眼完成后,还帮忙装药连线,拆电缆、水管。

    在刘文进的带领下,每次开挖作业循环的台车行驶,定位、接水管,电缆、启动,找顶、施钻一气呵成,人手一臂准确操作,另一人观察周边岩石变化,巡视安全。

    众人同心,其利断金。在工友们的相互配合下,开挖作业的循环时间大幅缩短,由过去的10个小时缩减为现在的7~7.5小时。

    “连续5个月单月开挖进尺保持在200米以上”

    “连续4个月单月开挖突破250米”

    ……

    通过不断的突破极限,台车司钻班更是创造了台车钻眼用时159分钟、装药爆破用时70分钟,平均每循环用时7.4小时,单循环最短用时5.29小时,单月开挖循环数99个,单循环进尺平均3.425米,开挖支护进尺达到343米的新纪录。

    工期为大,绝不给祖国丢脸

    2月份的乌兹别克白雪皑皑,银装素裹,当地平均气温零下 15 度,而远离首都塔什干的东部地区平均气温零下 30度。

    在这个滴水成冰的季节,承建安格连至帕普铁路隧道的东口分部建设者们依然奋战着。由出口往斜井工地出发,随着库拉米山体海拔的增高,气温不断下降,海拔最高的2#井夜间气温到零下41度。

    “手上有水千万不要碰门把手,因为极寒会瞬间把手指和金属把手粘合在一起。”“零下41度”刘文进深有体会。

    “气温低士气不低。”刘文进说,面对如此恶劣的环境,工友们没有一人退缩。苍茫的白雪中,红色的安全帽、橘色的工作服显得格外醒目。

    斜井开挖人员不足,而从国内派遣补充的开挖工由于签证问题要耽误 20 天时间。隧道工出身的副经理伍忠兵一不做二不休,带领分队长、调度主任等管理干部重新扛起风钻,干起老本行。

    斜井副经理何仁桃,半夜醒来跑去工地转了又转,凌晨 4、5 点又跑去工地,“那个时间段人是最困的,不能出安全事故,还有就是看看活儿干得紧不紧张。”

    寒冷的天气,工友们最先想的不是为自己保暖,而是为施工地“加几件衣服”。深埋水管、加装电热丝防上冻;洞内添置电暖箱、热风机增温;沿线倾撒工业盐确保运输便道畅通;洞口挂设双层棉布帘保暖;拌合站热水循环保障砼的正常供应……

    他们与低温战斗,科学组织,无畏无惧。用周校光的话说:卡姆奇克隧道项目最大的成败就是工期,而冬季施工的成败与否就是最大的工期体现。

    卡姆奇克隧道项目深得当地政府的重视与人民的欢迎,它也被列为“总统工程”。

    “‘一带一路’是企业尤其是国有大型企业走出去的大好平台,承担国际项目就代表着国家的形象、实力和信誉,同时还有平民外交的作用。”周校光说,援外工作首先要有足够的技术和商务能力以及过硬的国际项目管理水平,然后是必须信守合同,确保安全、质量和进度,并且要利益当地社会,“最重要的是,无论如何不能给国家丢形象、找麻烦。”(记者 刘尚君)

[ 责任编辑:李丽莉 ]

新闻24小时热点击排行